吾爱短文学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文章 > 本文内容

昨夜,路过门前的老人

发布时间:2020-05-05 22:21源自:未知作者:admin阅读()

暮春的傍晚,微风时不时拂过脸颊,还略显一丝清凉。如钩的早月披着一丝火红的晚霞,正慢步在天际。

我们刚停歇下来的一家人,坐在院里,闲聊着家常,惬意的享受着乡村的这份美好、宁静、安乐。

院外马路,有一个三岔口,平日里,来来往往的邻居们都要打这经过。

年近八旬的母亲,坐在我的对面,面向三岔口。

她还穿着厚厚的外套,双手轻轻的揉搓,今年润农历四月,气温还有些凉。她对我们的闲聊很少插嘴,只是仔细的聆听。

突然,母亲的神态有些异样,嘴里嘟噜着站起身来,向三岔口快步走去。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望向她去的方向。

夜色有些昏暗,三岔口的尽头,朦胧中一位老人正向我们这边走过来,动作有些迟缓,。母亲经直迎了上去,只听见母亲大着声问: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过来干什么?

老人渐渐的向我们靠近,背上背着一个竹背篓,颤颤巍巍,一瘸一拐。她的腿已成螺旋形,外八字特别明显,摆动的棉布裤里面也不只发生了什么,她每挪动一小步,都很吃力。她看见母亲走过来,一下子抓住了母亲的手,仿佛抓住了依靠,身子虽还在摇晃,但很是兴奋。

她对母亲说着什么,我们没有听清,只看见两位八十岁老人相互搀扶着朝我们这边走来。

夜色深沉,月亮慢慢向山头靠去。也不知为何,母亲没有和老人进屋,而是沿着马路向前走。

女儿看见她们没有带灯,便将奶奶的手电筒送了过去,还特意带了两块饼干塞进老人的手中。

老人之间的事,我们也没有特别在意,只看见黑夜的一滴光,和着虫鸣,慢慢的向山边移去。

山边有一条小路,从主路分岔向坡下缓缓延伸。我看见手电筒的光在分岔囗停歇了一会儿,就向小路拐了去。

这个地方地势还较平坦,不是很危险。

夜很静,很是舒爽, 我们唠着我们的磕,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。半个多小时,一个小时过去,却见那束手电筒的光在一个地方恍动了好久。

我们开始有些不自在,要去看看才行。

夜已很黑,不平的马路,我们每走一步都要小心才是。

在小路的50米处,我们发现了两位老人。

母亲正搀着老人,挡在老人的前面,老人还要往前走,母亲一直在阻拦。老人的嘴里还在叫着,用身子挤着母亲。

她左手握一竹杖,右手拿一根小木棍,腿有些发抖,身子像秋风中的一片树叶,摇摇欲坠。

母亲大着嗓门儿:“哪里去得了,还远得很!”

地上的竹背篓里,是叠得整整齐齐的一踏火纸和几柱香。

母亲看见我们,心里稍稍松了口气,看得见母亲也有些精疲力竭。

母亲说她是从对面的陡坡上爬着下来的,要去给她的老伴送点钱,陪他说说话,都好久没有看见她的老伴了,她怕老伴在那边没趣,一个人太孤单,顺便让他帮她看看她的腿,她的腿这段时间好疼。

我终于看清老人就是对面山梁上的何姓老人,几年不见,已苍老许多。她头发有些蓬乱,脸上的皱纹一绺一绺的,说话时嘴角上翘,有些含糊不清,你给她说话她也听不见。

昏暗的灯光下,他没有认出我是谁。

我听说,她年轻的时候,很能干,整个家都是她操持,,一字不识的她育有五个子女,农耕完成后,她还做些小买卖,补贴家用。他老伴懂点中医,,平时邻家有人长包长疮,腿脚酸痛之类的,他会用些草药帮忙治疗。

她老伴是前年去世的,坟就在前面,但还有好几百米。就是在白天,她估计也要几个小时才能走到,这黑灯瞎火的,腿脚不灵便的她就更难了。

母亲说就这几十米的小路,老人已经摔了五六跤。

我们劝了好久,她才答应肯回去。

朦胧中,看得见她的面色有些憔悴,眼角略显湿润,

后来,我们联系上她的家人,将她接回了家。

听她的家人讲,她下午3点多就出发了的。

很难想象,约五百米的距离,她已经花了三四个小时。

欢迎分享转载→ 昨夜,路过门前的老人

Copyright © 2019-2020 吾爱短文学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苏ICP备56865234收藏本站 - 网站地图 - 关于我们 - 网站公告 - 广告服务 - 联系我们